舞台剧《火印》观后感 | 一匹马眼中的战争

2021-03-12


舞台剧《火印》观后感

   一匹马眼中的战争   

 ——西安工程大学戏剧专业张琪蕾

“我觉得给现在孩子适当地来点悲剧没什么不好,儿童文学不只是给孩子带来快乐,悲悯、悲剧可以给孩子带来更丰富的感受。”

——曹文轩

儿童剧《火印》改编于曹文轩的同名小说,作家在《火印》的序中提到,他创作《火印》的灵感来源于作家萧红的短篇小说《旷野的呼喊》。小说中马身上印有日本圆形火印这一微笔,给曹文轩带来了很大的触动,灵感瞬间迸发,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一个孩子和一匹马的画面,以及日本人征用马匹的情景,于是《火印》应运而生了。

 儿童剧版的《火印》以辽阔的北方草原为背景,通过主人公坡娃和雪儿在抗战时期的种种经历,勾勒出人与马的浓厚情谊和战争中潜藏的复杂人性。笔者有幸观看了儿童剧《火印》,给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是剧中的马——雪儿,雪儿的种种经历让笔者对曹文轩老师所言有了更深刻的认识。笔者从三方面着手,从战马雪儿的角度简单谈谈观儿童剧《火印》后的感受。

声声嘶鸣

    帷幕拉开,雪儿出现在观众的视线里,她身披白鬃、优雅高贵,这是坡娃从“狼群里救下的妹妹”,那么一匹马是怎样表达自己情感的呢?剧中多处有意识的刻画了雪儿的嘶鸣声,且每一处嘶鸣都对应着剧情的发展。最初是在坡娃赞叹雪儿“比汗血宝马还稀罕”时,雪儿高傲的昂起头,像是炫耀一般展现着自己的身姿;当雪儿被河野掳走,雪儿咴儿咴儿的嘶鸣,这时的雪儿或许还不知道被掳走意味着什么,她的嘶鸣源于不愿与小主人分离;直到雪儿被烙上日本火印,从演员的表演中可以看出雪儿是痛苦的、挣扎的、恐惧的,她的嘶鸣声直入人心;听到河野凶狠的说出“这匹马的主人会亲手把他叫到我的手里,否则我会防火烧了野狐峪所有的房子”,保长为了保全村民差点下跪求坡娃,雪儿却自己走了出来,剧中对这段戏的处理非常传神,雪儿先是回头蹭蹭坡娃,之后便义无反顾的走到河野面前,演员把道具“马头”交到了河野手里,雪儿的“神”与“形”分离,更是突出了雪儿内心的屈辱,雪儿再次嘶鸣;河野执着于把雪儿训成一匹日本战马,但雪儿是通人性的,她不但不接受训练,反而几次撞倒河野,雪儿被抽打着给日本人拉大炮,战场上的雪儿嘶吼不断,这种嘶吼包含着她厚重的隐忍;雪儿终于和坡娃逃离了野狐峪,直到遇上了八路军,雪儿终于可以以战马的身份打鬼子,她又一次抬起前蹄嘶鸣起来,雪儿身上背负的屈辱得到了救赎。梳理剧情,我们可以看到雪儿的嘶鸣伴随剧情发展的变化:健硕的骏马——有人性的马——烙上火印的战马——丧失尊严的俘虏——隐忍的战马——被救赎的战马,马的嘶鸣声本是克敌制胜的利器,但雪儿在被俘后却几乎“失声”,当她终于完成了对自己、对村民、对野狐峪的救赎后,她的嘶鸣可以诠释出太多意味。

耻辱火印

    在儿童剧表演中,并没有去刻画雪儿是如何被烙上火印的,也没有去演述被烙上火印时的惨象,而是通过背景音乐里其他马儿烙火印时痛苦的号叫来侧面展现,这种烙铁烧红后烫在身上发出的“呲呲”声和马儿痛苦的哀嚎声,都是残酷的战争背后扭曲的人性写照。

   本是烙在马屁股上的火印被艺术化的转移至雪儿的头上,触目惊心的红色火印成为了一种有象征性的意象。作为一匹马,雪儿的演员在演述里多次把道具“马头”卸下放在腰间、肢体表现里也有很多动作逃避火印的展现,比如在八路军与坡娃对话提到“日本战马”时,雪儿多次把脸别到一边,多处动作的设置都表现出她不愿被人看到头上的烙印,这红色火印是屈辱的象征。这种屈辱不只是马儿被俘虏,更是在战争中经受苦难的中国和悲惨民众的屈辱。“红色”是火印的颜色,更是鲜血的颜色。剧中日本军官有这样一句台词:“我来到这个国家已经七年了,占领额城池是皇军的,但这些城池仿佛有一颗日夜跳动的心,这心却永远不是我们的……”这颗跳动的心是即将复仇的雪儿,是在水深火热中的中国人民和战士,也是正在反抗中的中华民族。

自我救赎

    战马雪儿的复仇在舞台上是极具表现张力的。“作为一名战马,风驰电掣的速度固然重要,但戛然而止的停止更为重要,比如你在追赶你的敌人,你们都没有发现前边是这道悬崖,当你距离它只有一步之遥时,你能够瞬间停止,甚至不用你的主人收紧缰绳,而你敌人的坐骑,却因为是一匹普通的马,无法在一刹那间控制自己,带着他的主人,坠入深渊——悬崖勒马这个成语标记的就是那一刻的形象”这段台词在剧中出现两次,一次是河野按住雪儿的头妄想训练雪儿时,另一次是雪儿复仇,她追上河野,以逼得河野和他的马坠落悬崖时,那时的雪儿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,定格在前蹄腾空悬崖勒马的一刻。正是这一刻,雪儿彻底完成了对自己、对村民、对野狐峪的救赎。尽管身上火印仍然存在,但她的身份终于不再是“日军战马”。深究这种自我救赎,笔者认为这是一种极具悲剧精神的救赎,悲剧之所在,就是这仅仅是一种内心的解放,但是解放并不意味着内心自由,火印永远都会存在,它时刻都在提醒雪儿、坡娃、村民们曾经的屈辱遭遇。准确来说,这种内心的不自由源于罪恶的战争,战争毁掉的不仅是一匹马、一个人、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,更是一切真、善、美的事物,只有终止战争,才能真正的实现“救赎”。

    整部剧在雪儿、雪儿孩子以及坡娃和黄毛的团圆中结束,虽然好似是“大团圆”的完美结局,但是笔者的内心却无法平静。《火印》整部剧里饱含民族情感,用特殊的艺术方式抚慰着民族创伤,也促使观众们重新追思历史,笔者自私的希望在《火印》的演出过程中,前来观看的小观众们能对过往的历史有更深刻的理解和认识。感谢西安儿童艺术剧院的辛苦创排,这确实是一次充满民族情感的光荣亮相!

来源:西安儿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