曲艺新力量---热爱可抵御岁月漫长

2021-02-04

2

人物简介


董驰,出生于1994年,西安曲艺团优秀青年演员,陕西快板快书协会会员、西安市曲艺家协会会员。戏曲师承著名秦腔丑角演员孙存蝶老师,秦腔绝技《顶灯》的传承人,曲艺师承著名相声演员、西安曲艺团总经理苗阜,曾跟随著名陕西快书表演艺术家刘文龙老师学习陕西快板、陕西快书,其表演风格独特,以说见长,将陕西快板等曲艺形式与秦腔完美融合,创新《顶灯快板》表演模式。


“中国人有个旧习惯,逢年过节把亲人念······”

随着秦腔丑角演员闫振俗的唱腔从收音机里传来,年幼的董驰心里就对秦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

说到董驰,别看年纪不大,绝活可让人刮目相看,最为出名的还得是他苦练多年的顶灯绝技,听到顶灯外行可能会认为就只是头顶上顶着灯的同时保持平衡,但“它”却大有来头。


顶灯现是秦腔八大绝技之一。


表演者将一盏油灯点着置于头顶,表演中要行走、仰卧、钻椅、上桌等,需要演员表演自如,不光让油灯在头顶不掉、不洒、不灭,还要让灯在头上前后移动,极考验演员脖颈和头部的平衡力,表演最后需要演员把顶在头顶的灯盏自行吹灭。董驰表演的顶灯由孙存碟老师亲传,深得恩师认可,更难得的是在继承的基础上勇于创新,一改其他演员的光头顶灯,保留头发进行表演,再经创新改编,形成他个人独有的《顶灯快板》


但学艺之路往往都不是一帆风顺的,中间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插曲。传统顶灯中演员都是以光头形象示人,因为头发摩擦力大,灯在头上移动时会影响整体效果,这对于董驰来说可是一大难题,学艺时,还处于青春期,这个年龄段的男生头发都很“宝贵”,不仅要细心打理,最后还要梳上炫酷的发型,突然间要让他剪掉,这着实要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。


在大家的印象中,只有从小学艺的一批人可能会从事相关工作,毕竟艺术是要从小培养的,董驰父母也是如此认为,自己的儿子就应该老老实实读书考学,但这个爱好势如破竹般的打败了既定路线。


有人会问为什么这么多人对从艺偏见这么大?因为偏见永远存在,无论什么行业、职位、人种之间,永远都有偏见。这需要时间消除,也可能永远消除不了,但是,不必理会,你得先把偏见打碎,一个人的力量很小,但是田野上一个人举起火把,其他人才能响应不是。


“怎么就喜欢上了秦腔?还是丑角,最起码是个小生吧!”相熟的人都这么认为,但没办法,热爱打败了保守。

学习顶灯过程中,最重要的是你的头皮必须会动,这可难住董驰了,头皮能动是天生的,但他天生头皮就不会动,“这可不行,头发都剃了,那我这一定得学!”带着少年不服输的劲,“练呗。”半途而废可不是他的作风。


就这样,日复一日的练习,终于可以达到上台表演的水平。现在的他上台表演已经很得心应手了,这所谓台上十分钟台下十年功,就在2020年的“鱼龙百戏杯”全国曲艺人才电视展演中一路过关斩将,最终获得了擂主称号。


问到“今后如何发展?是否找传承人?”这些问题时,董驰连连拒绝,“我今年才多大,这些再说再说。”曲艺发展还是得要创新,如何不被时代落下,董驰一直在寻找一个平衡点,他目前构思新的表演形式---快板小品,在顶灯表演中加入快板剧,融入更多的新元素,“得跟上时代发展嘛。”


身处社会,我们都会被裹挟,遇不平,但是我们可以选择不苟且,不将就。董驰一路走来,父母对他从艺之路的怀疑到认同,学艺的众多坎坷只是成长必经的路口,活在人群里,即使处处受限,时时不自由,也有人间烟火的好处。只是庆幸,你终于可以选择属于自己的结果,好的坏的,都坦然接受。


来源:西安曲艺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