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唐梵音》初奏响 四方传播始启航

2021-01-04

新创编的《大唐梵音》音乐会将于本年的最后一天在易俗大剧院演出,作为致敬盛唐的文艺作品,是有很大程度的探索成分;作为传承大唐元素的西安本土乐团,在岁末年初这个时间节点拿出这样的作品,应当说是隶属西安演艺集团下西安歌舞剧院民乐团的使命使然。





观念变思路来

思路阔出路广


“尽管我们是歌舞剧院旗下的民乐团,但我们的实力并不弱!”当问到西安歌舞剧院民乐团团长华炜有关团里的情况时,她不无自豪地说。“2009年陕西省首届民族器乐大赛中荣获重奏一等奖,2015年第三届陕西省民族器乐大赛中荣获重奏类二等奖,2020年12月在陕西省民族器乐大赛中获得‘优秀重奏组’奖。这几年我们一直在思考这个团怎么走、如何走这些问题,《大唐梵音》就是我们转变思路的产物。”




《月儿高》演奏视频片段


姜毅是西安歌舞剧院民乐团的二胡演奏员,作为专业院校培养出来的演员,她深知民族乐器与西洋乐器的特点。“西洋乐器适合大的合奏,像《命运交响曲》《自新大陆》等,这些震撼人心、气势恢宏的交响乐作品国外非常多,而民族乐器更适合独奏,表现力很强,如二胡、笛子、唢呐等这些乐器演奏的曲目也有不少,模仿动物惟妙惟肖。实际我们走的是合奏或者重奏的路子。尽管这条路并不容易,但我们必须走出一条路来,这是时代的需要,也是我们自身的需要。”




“东西好就会有人喜欢,既然我们生长在西安,西安作为十三朝古都,有着唐朝时期的辉煌,我们应该、也必须去很好地发现城市的文化。”笔者表明自己观点。


“是的。”团长华炜在谈到未来或是来年的打算时,口气很是坚定地说:“开弓没有回头箭,既然这个路子已经趟了出来,就得坚定不移地走下去。我们计划每年推出一场音乐会,将《大唐梵音》创出系列、创出品牌,让她成为我们西演·西安歌舞剧院的名片。在更大范围内产生影响,走出陕西,走向全国!”




苟先进接过华炜的话,“我们集团刚刚成立的雅乐研究院,集全省乃至全国的这方面的专家,对原创作品进行把关或审核。可以丰富我们乐团的演出曲目。”笙乐器的专业演奏员苟先进,与华炜、姜毅均是国家二级演员,他们对民族乐器的特点耳熟能详。




要说唐朝元素,秦腔可是个好的宝库,她的历史可追朔到秦汉以前。这方面不可画地为牢,需要兼收并蓄,博采众长,凡是与古长安有联系的元素,都可以容纳进来。既然是探索,就将眼界和高度提得宽一些、广一些。”姜毅也表明自己的看法。


我们有理由相信,《大唐梵音》随着演出数量的增加和演出质量提高,会让越来越多的唐迷和乐迷为之喜欢和追随的。



新生代手碟善舞

奏《云息》撞出火花


其实刚看到这个“乌龟壳”一样的东西时,只觉得它的声音很奇特,并不知它叫手碟,当陈昱龙说出其名称时,感到还是很贴切的。他把这玩艺儿玩得得心应手、甚是老练,像是练就的童子功。但见面才知,他从看到、接触到直至熟练掌握仅仅用了四年!




“我在学校学的是声乐专业,如果不是2016年在电视里偶尔看到它,到后来接触、喜欢、追随直到成为至爱,我最多还是歌舞剧院里面的歌唱演员,而不是现在的手碟演奏员。”今年33岁的陈昱龙口气沉稳,似乎觉得从事手碟演奏是老天注定的事。“手碟可以说是最年轻的乐器,2000年由瑞士的一对夫妻发明的,我一看到它,就是有一种天然的亲切感,就像是为我这个人量身定做的。”


《月下独酌》演奏视频片段



“人们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当我联系到制作手碟的人时,就非常用心地写了封情真意切的、要求得到手碟的恳求信,但过了很长时间,都没有收到回复。当我觉得彻底没有希望的时候,大约是二、三个月吧,他们居然回信,答应为我制作一枚手碟。”说到这儿,陈昱龙有点自豪。“格外珍惜并加倍努力学习,或许是原有声乐基础的帮助,就这么无师自通地到了现在这个水平。”





“我不把手碟看作是一个单纯的乐器,它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、是可以操作的雕塑,它是有灵魂注入的!”陈昱龙说到这里,目光中流露出神往之色。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表面上好像是我选择了手碟,实际上是手碟选择了我。我追求的不是单纯的技巧,而是人与碟高度统一。也就是说在磨练技巧的同时,我主张人与手碟配合及协调的统一。这是我与世界对话、与灵魂诉说的媒介,是我思想和肢体的延伸,我追求的是人器合一的境界。我从2016年就开始学习制作手碟,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了。”


“你觉得你需要多少个手碟?有终极目标吗?”笔者很好奇地问道。


《云息》演奏视频片段


“没有数。因为世界这么大,不同地域有不同的曲式结构,手碟要与其它乐器相配合,也需要相应的曲式,而每个手碟一般是固定的曲式结构的。这就是我学习制作手碟的初衷。”陈昱龙平淡地说着,但笔者觉得这相当不简单,因为制作手碟需要的知识和掌握的工具足以办一个手工作坊。“这些年我有时间就会到全国各地转转,与各地的手碟高手切磋。他们看了我的演奏后,也感到惊奇,想不到手碟可以这样玩。《云息》是我和古筝演奏者张思思共同创作的,感觉真的是有化学反应的,今后会尝试与其它乐器配合的曲子,反正这条路会越走越宽的。”


是的,古老的古筝与刚出世的手碟碰撞在一起,是那么相得益彰、互为映衬,给人以耳目一新的听觉享受。而这只是《大唐梵音》的其中一首曲子,相信欣赏完整个音乐会后,你会有一个全面而深刻的印象。


来源:西演LIVE


演 出 信 息


演出名称:《大唐梵音》室内乐音乐会

演出时间:12月31日 19:45 

演出场馆:西演LIVE·易俗大剧院

演出票价:380元、280元、180元、120元、80元  


特别提示

进入陕西文旅惠民小程序

3折购买《大唐梵音》